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乱伦小说 > 正文

呆瓜阿福

作者:admin人气:769来源:


【呆瓜阿福】

作者:不详

序言

清朝年间,南方有一户从商的小富人家,由於先辈的开拓,家境还不错。

主人李涛,年有42岁。有一小妹,乃是父母晚年所生,唤作李洁,年已经 21岁了,过了婚嫁阶段也不曾有姻缘,从小体弱多病,一副病怏怏、有气无力 的模样,弄得远近都闻名。李涛取妻张氏,38岁,馀下有三儿两女。大儿叫李 精,第二的叫李明,都取亲成家;常常跟随父亲到外面去打点生意;惟独18岁 的么子,虽取名李聪,但脑袋瓜却不灵光,傻呼呼的,是个智商障碍儿。私底下, 家人都叫他阿呆。大女儿李环,19岁,小女儿17岁,半年前刚刚嫁出去。张 氏有一小妹,嫁在邻城一户大富人家做小,也常常来这里串站门做客。

虽说阿呆智力不行,可什么事情也好交代,所以也特别受到父母兄弟姐妹的 呵护,什么事也都让着他。就连过门的大嫂、二嫂,看到这样的表现,也大多护 着他。

故事就发生在这样的家庭里。

第一章初涉窥战(爹娘打架)

可怜天下父母心,俗语如此说是一点也不错。阿呆的情形就是如此这般。是 个么子,脑袋瓜又有些问题,很惹人疼,特别是为娘的张氏,更是如此。从小到 现在,阿呆的生活起居都是他娘为他操劳的,从不假借他人之手,连睡觉也是在 夫妻俩房间里再加一张床,在时候还要哄阿呆入睡。性福阿呆的源头就在这里开 始了。

这天夜里,阿呆肚子发痛,想要叫娘陪他一起去方便。模糊间还未唤出口, 却听到一阵好似痛苦的叫声:「嗯……哼……啊啊了阿……好……」

阿呆不明就里,起床赤脚看去,只见爹娘两个都没有穿衣服,趴在一起,上 上下下的在动,也不知在干什么,把床都弄得吱吱作响。阿呆眯着睡眼走近去观 看。

正在兴头上的两人浑不知阿呆已经醒来了,走近来观看他俩的精彩表演。平 常这个时候,阿呆早已熟睡了,而且阿呆的睡性特别的好了,常常一觉到天亮。 所以,每次两人的房事都选了这个时候,避开阿呆,可以放心的进行交欢。也由 於如此,阿呆虽已过了18年,却还是不知道什么是做爱交欢。现在就是这样, 他也不知道父母两个人脱了衣服不睡觉动来动去的不知道干什么。

「阿……阿啊……老…老爷……再用…用力……哼……啊……喔喔…………」

李涛听着张氏的示意,卖力的努力进行活塞运动,双手停靠在浑圆的双峰上, 虽已生过三个小孩,可是却一点也不显得下垂。李涛不停地用双手在那两个乳房 摆弄,用力地捏、挤、压;下身也是毫不放松地向前冲……

「啊……对……对……用力……再加……加点……力,喔……喔……好…好…… 就是那……那里了……啊啊嗯嗯……啊喔……喔喔……哼……啊……」

阿呆好奇的看着爹娘,两个人半夜三更的做些什么?娘好像是又痛苦又叫好 的,究竟爹娘两个在干什么呢?

李涛依旧双手用力在双乳上搓揉、捏弄,玩弄着已经充血坚挺的乳头。张氏 也享受着丈夫带给他的快乐。在这一方面,丈夫从来都不曾让她感到失意过,一 直很体贴卖力的配合,每次都能给她身体上的满足。张氏把双手环抱在李涛的背 后,也用力的贴紧两人的距离。两人丝毫没有发觉在旁边已经多了一个人。

阿呆充满好奇地仔细看着:「啊……美……太美了……老爷……啊……喔…… 喔喔……」

只见爹爹下面的东西硬硬的,在娘下面黑黑的地方进进出出的,有时,还看 到里面翻出来的红肉,那里还流出一些水。不曾看过女人身子的阿呆想:怎么娘 的下面跟我和爹爹的不一样的,没有一条软软的肉的?怎么爹爹的肉会变硬的呢? 娘的胸口怎么比我多了两块肉?娘的下面

是放尿的地方吗?红红那里流出来的水是娘的尿吗?

阿呆好奇的打量着爹娘的身体,突然,李涛把阴茎从张氏的穴里头拔了出来, 让张氏翻转,半趴在床上,再插进去,做了个哈巴狗姿势。阿呆这时惊奇的发现, 原来爹爹下面的肉肉还好长好大的,黑黑胀胀的,上面胀着像隔壁老伯手上的青 筋血管,上面的皮还翻到了下面来了。怎么我就不知道,我就不会…………

张氏把屁股向上翘起,身子一前一后的迎合丈夫的抽插,口里哼着声音: 「哦…………喔喔……阿……哼老……老爷……你……你真行……啊……喔喔…… 啊…………喔……」

李涛把双手环抱到张氏的胸部,捏着乳头推挤,配合着下半身的抽插,口里 也闷闷的喘着粗气,哼哼作响。

李涛突然把手收到张氏的腰部,紧紧抓住,下身开始快速猛烈的抽动,头也 不停地晃动,嘴里喘出大口大口的粗气。

张氏的叫声也突然升高:「啊啊啊……喔……叼喔……啊啊……好舒……舒 服喔……啊啊……我都……都快……泄……泄了……老爷……老…老爷……再用 力……往里进……进……啊……喔……叼喔……」

李涛猛地移开双手,抓住张氏的双肩,猛烈地晃动两人的身子,下身也迅速 的活动,密集的抽插不停。

「喔……喔……太…太好……了……啊啊……啊……喔……喔喔……泄…泄 了…………哼……哼哼……啊……喔……」

两人的速度都缓缓的慢了下来,嘴里还是粗喘着气息。身子向下趴叠在一起。

阿呆看到这里,奇怪地问:「娘,你们在干什么?」

张氏不防旁边出现阿呆,有些慌张讶异的反说:「阿-呆,你-你怎么在这 里?你不在那边睡了吗?」

阿呆这时才想起自己肚子有些痛,「我肚子痛,要叫娘陪我去茅厕呢。可是, 娘,你和爹爹在干什么呀?你们睡觉怎么不穿衣服的?还抱在一起的。你平时怎 么不抱我睡?」

张氏和李涛边慌乱的穿衣服,一边忙找借口回答,她知道阿呆傻性一来,如 果不问清楚,会一直问不停,还会去乱问别人的,这要是说出去有多难堪,自己 夫妇俩在儿媳的面前都不大好说话了。

「不是——不是的,睡觉——睡觉要穿衣服,娘刚刚和你爹是在——在—— 在打架。你没看到你爹在娘的身上抓着娘吗?那是我和你爹在打架,我们——我 们怕撕坏了衣服,所以——所以就把衣服脱掉了。」

「可是,我们打架不是没有脱衣服的吗?」

「那——那是在白天,白天就可以不用脱,晚上就要把衣服脱下来。还有, 娘和你爹打架的事你不能说给别人听喔,要不然,人会骂娘和爹的。你也不想娘 被人骂吗。」

「好,我不跟别人说,娘和爹打架了。」

张氏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虽然这个儿子比较傻,但还很听话,他说不跟人 说,就一定不会去说给别人听的。终於用打架瞒过了傻儿的追问了。「阿呆,你 不是肚子痛吗?来,娘带你去茅厕。」张氏穿好衣服,忙转开阿呆的注意力。

「嗯,我的肚子现在还有点痛。」

性福阿呆第二章入门教学(沐浴导性)

经过昨晚的风波,李涛觉得阿呆不能再同夫妻俩一同在房间里睡了,虽然阿 呆是傻傻的,可是干事的时候总会有一个阴影,总会担心阿呆再随时醒来,那时 又怎么办了呢?於是决定另外给阿呆一个房间。为人娘的张氏虽说不肯,可也拗 不过丈夫,便无奈的同意了。但其他的事宜,张氏还是照常:阿呆的起居、穿衣、 睡觉、洗澡等,日常的都没有落下。

看过了昨晚的表演,阿呆傻傻的脑袋瓜不禁也有了一些开化,依旧在思考昨 夜所观察的现象:怎么娘的胸口比我多了两块大大的肉呢?为什么娘的下面没有 同我和爹爹一样放尿的肉肉呢?怎么平平的,就只是一片黑毛叫呢?为什么爹爹 同我一样软软的肉肉会变成那样硬硬的?爹妈打架时为什么还要把肉肉放进娘红 红那里呢?打架不是用手的吗?还有爹爹打完架后放的尿为什么是白白的一团?

玩玩想想的,忘了又记起,这样就又到了傍晚,吃饱了饭,阿呆回到了爹妈 的房间。才听到张氏在后头唤他:「阿呆,你已经长大了,不用再同娘和爹住在 一起了,娘给你准备了一个房间,来,跟娘去那洗澡去。」

「娘,我要和娘一起嘛,我睡睡要娘哄哄。」

「娘会先哄你睡睡的,听娘的话,要不,你爹要打你了。」阿呆在这个家里, 最怕的就是他爹,李涛虽说也知道阿呆傻傻的根本不能同他计较的,可是就不知 是为什么,有时阿呆闯了祸还曾发过脾气打过他。虽然过后后悔不及,可是阿呆 却总觉得爹爹有些不喜欢他,也对他怕怕的。就连睡觉也是和张氏先睡,等到阿 呆睡熟了,李涛才入房去睡的。所以,一听不听话,爹爹要打他,也就不敢吵了。 「嗯,我听娘的话,可娘要哄我睡觉觉的。」

「好,娘一定哄你睡觉觉的。现在先同娘到你的房间去洗身子吧。你看你, 又去哪里玩了,弄得这身衣服都这么脏。」张氏有些心疼的责骂着,表露的是对 这傻儿的关心。

「我和姑姑到后面的山上去了滚滚了,姑姑看我滚滚都笑了喔 .」

「真是的你,每次到山上就弄得一身脏。快回房里洗澡了。」「嗯,好」

「阿呆真乖。」

回到房里,浴桶里早吩咐家里唯一的女庸盛满满了热水了,阿呆像往常一样, 张氏帮他解开前面的衣扣,转过身子脱上衣,脱了裤子,走进浴桶里。张氏拿起 一条毛巾,开始帮阿呆擦洗脏脏的身子。

冷不防阿呆开口问了一句话:「娘,为什么你的胸口那里有两块大大的肉呢? 我怎么没有呀?」

张氏知道一定是昨晚的事情了阿呆还记在心里。一定要好好回答,要不,以 阿呆傻傻的脑袋瓜,定会去问别人,那时就出丑了。「娘是女的呀,娘胸口的两 个肉是女人才有的奶子,你是男人的,当然没有了。你忘了,你小时候就是吃娘 的奶汁长大的。」

「娘,那你下面怎么没有同我和爹爹一样的肉肉呢?」

「肉肉是男人才有的,你和爹爹都是男的,就有呀,娘是女的,所以就没有 了。」张氏有点心虑了,她还不知道昨晚对阿呆来说,还真是一个很难忘记的事 情呢。本还以为蒙瞒过了就没事了呢/.

「喔,还有娘,爹和我一样的肉肉,我的怎么软软,爹爹打架时怎么硬硬的 胀着呢?打架不是用手的吗?爹爹怎么把放尿的肉肉放进你黑黑的毛里了呢?还 有,爹爹打架放出来的尿怎么是白白的那么少的呀?不是要和我的一样是黄黄的 嘘嘘的很多很多流下来的吗?」阿呆突然站起来,指着软软大大的阴茎问。

张氏一直以来虽然每天都帮阿呆洗澡,却从来没有注意过阿呆的身体,一直 当他是自己要照顾的傻儿。如今看到这条比李涛软软时还要大要长的阴茎,突然 发觉,自己这么些年以来,只知道照顾阿呆,却从没有教过阿呆这些方面的问题。 阿呆是傻儿,他怎么可能像大儿子和二儿子那样明白人生大事呢?像阿呆这样, 虽说是因为傻,没有姑娘愿意嫁进来,可是,如果有姑娘嫁进来了,阿呆也根本 不懂得怎么行人道呀?为人娘竟然连这也没有注意到。为了阿呆的以后,张氏想 帮阿呆,教

他怎样行人道。昨晚虽然用「打架」混过去了,但在夫妻两个的心里,还一 直当阿呆还是个小孩子,没有注意到阿呆也是大人了。要是脑袋好的话,这时也 同两个儿子一样娶亲了呀。

可是,张氏矛盾的想,我要怎么教呢?用说吗?可是阿呆用说能懂吗?用做 吗?可是这怎么可以呢?自己是阿呆的亲娘耶,这样可是乱伦,那是多么不道德 的呀!可是,能怎么办呢?怎么办才好呢?阿呆就这样一辈子过去了吗?这对他 是多么不公平啊!

张氏想出了神,可阿呆一直没有听到娘的回答,看到娘傻呆的站着,也不知 在干什么。用搭在张氏的肩上摇了摇:「娘,娘,你怎么了,怎么不告诉我?」

张氏醒过神来,突然间下了巨大的决定。她一定要阿呆也能像两个儿子一样, 要让他明白如何做人的丈夫。只要自己吩咐阿呆别说出去,像阿呆这么听话,一 定不会说出去。只要自己不说,阿呆也没有说,一定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这是 唯一的办法了。这么一想,张氏反而更明确了。

「哦,没有,娘现在告诉你。还有,娘也教你,就像娘和爹那样打架。因为 只有打架的时候,你的肉肉才会像爹那样就硬硬的,而且你才知道为什么肉肉要 放进娘黑黑的下面那里,才知道为什么肉肉会放出白白的尿来。你要不要知道?」

「要,我要,我也要像爹那样硬硬的肉肉……」

「好,那娘教你,可你不能说出去哦,说出去的话,你爹要打你的哦。」

「爹要打我?那我、我不说出去。」

「好,现在娘要你出来,然后教你。」

阿呆非常听话的跨出浴桶。「来,跟娘到床那边去。」

「呐,你现在坐在床边,娘来告诉你。」张氏用手握了一下阿呆的家伙说: 「这个肉肉叫做鸡巴。哦,娘也把衣服脱下来。」

张氏解下了全身的衣服,面对着阿呆,先指着自己的乳房:「这个是奶子, 刚刚娘跟你说了,你小时候就是吃娘奶子里面的长大的,也叫做乳房。可是,打 架的时候,你要用你的双手握住这两个奶子,不停的搓揉,用力的压挤。」

接着,持起阿呆的双手按在自己的奶房上面,不停的搓。「嗯,就是这样, 但还要用力一点,对,对对,就是这样,阿呆真聪明。」

阿呆握着张氏的双乳,觉得好舒服,软软的又胀胀的,觉得好好玩。不停地 压、搓、挤。「对了,就是这样,有时候还要用力抓一抓,像你平时去抓兔子一 样,哦……喔……对对……就像这样……」

张氏被阿呆抓得一阵的酥麻,身体都已经觉得的。忙连叫阿呆先停下来,要 不,接下去不知怎么做那可太难受了,她没有想到,傻傻的阿呆虽然没有做过, 但那力道却是老爷也不及的舒服。「好好,阿…阿……,先停下来,停…停下来 先……」

「现在,娘告诉你刚刚的肉肉。这个肉肉叫做鸡巴,你要记住,平时里,它 是放尿的,软软的。可是打架的时候,它要变成硬的。娘现在把它变成硬了,然 后才能放进娘黑黑的下面打架。」

张氏用双手握住阿呆的阴茎,开始上下搓揉。阿呆觉得娘的双手搓着的家伙, 一阵麻麻的,又有些很舒服,自己的肉肉原来还可以这样做的。从阴茎那里传来 的酥麻,激起了胀胀的感觉。阿呆奇怪的看着自己软软的阴茎慢慢的就变得硬硬 进来了。慢慢地胀起了鼓鼓的青血管。张氏的双手握着这正在极速起着变化的阴 茎,从那里传出的力量是那么的强烈。这家伙比老爷的要硬得多,也长了好许。 张氏吃惊地继续搓着。心里想着,可怜的阿呆,原积蓄着这么多的力量,不断的 自责自己对阿呆的忽略。却也更清楚了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阿呆的阴茎迅速地篷胀起来,贴着肚子一翘一抖地,好似在抗议多年来的不 明白。

张氏松开双手,对着阿呆说:「你看,现在把它变成了硬的了,以后如果要 打架,就可以用手把变硬来。」

阿呆却感觉到,下面松开双手后的阴茎,突然胀得很难受,爆爆的,消失了 舒服后一种紧崩的冲动胀着。「娘,我的肉肉好难受喔,娘,怎么办?娘,怎么 办?」

张氏不慌不忙的引导:「你的鸡巴胀胀的很难受是吗?所以就要把它放放进 娘黑黑的下面这里呀。」张氏爬上床坐了下去,撑开双腿,露出黑毛遮掩着的一 条红缝,忍着刚刚的舒服,已经流出了少许的淫水了。「你看,娘黑黑下面红红 的叫做阴户,还可以叫做穴洞。等下下就要把你的鸡巴放进娘这里来打架的。」

阿呆傻傻地看着红红的肉里面正流着水,「娘,你那里流尿了,娘,你尿床 了。」

「阿呆,那不是尿,娘告诉你,平时,娘这里是放尿的。可是在打架的时候, 这里是不放尿了,那是打架的水。打架的时候,娘这里会流水,你的鸡巴等一下 了也会放水,但那是白白的浓浓的,像你爹爹的那样。」

「真的?」

「对,现在,阿呆你起身趴在娘的身上。」阿呆听着娘的指挥,爬起身子, 趴在张氏的身上。张氏用手引着阿呆的阴茎抵着淫穴口,说:「阿呆,你现在把 身子和屁股向娘的身子压下来,让你的鸡巴放进娘的阴户里头。这样,你就不会 胀胀的很难受了。」

阿呆把整个身子向张氏压了下去,胀着鼓鼓青筋肉棒抵进了温柔的港口,真 的,胀胀的难受稍稍变舒服了,阿呆高兴的说:「娘,真的,我不会再很胀得难 受了娘。」

张氏从刚才以来就很难受空虚的淫穴,突然塞进了以往不曾进去的大肉棒。 热热的可以感觉得到那里传出来的脉动,是那么的年轻那么力量,舒服的填补着 刚刚的空虚感,那种充实同以往老爷的都很不相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却是 那么新奇。可唯一的是没有动作。

於是,张氏边指导:「阿呆,现在你在像在昨天夜上,你看到的那样,像你 爹一样,把屁股上上下下的动起来,你的鸡巴的胀胀就会很舒服很好玩的。」

阿呆听着娘的话,自觉地抬起屁股又把屁股降下来。「嗯……喔……喔……

阿呆真……真行……「

张氏体验着来自儿子带给自己的快乐,身子也自然抬起配合着阿呆的抽动: 「啊……啊……啊……喔喔……」

阿呆感觉到下面的肉肉所传来的舒服,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自己从不知道, 原来打架是这么舒服的,跟以前的打架完全没有一样,一点了不会痛,而且很享 受。原来昨天爹娘打架就是这样的。这么好玩的。

张氏感受着儿子带给自己的冲击,还是继续对阿呆不停地说教:「阿…阿呆…… 你……你还要……要……用力点……要用……用力把……鸡巴……放进……进里 面去……插到……娘里面……去……喔

……啊啊阿……哼哼……嗯,对……对对,就像……像这…这样……再用…… 力……喔……啊啊…………」

「用你的……双…双手……抓……娘的……奶子…像刚……刚刚娘……教你 的那…………那样……搓奶子……搓挤……要…要用力……」

阿呆把双手,按在张氏的双峰上,用力不停地捏、挤、搓、或揉着。张氏嘴 里也兴奋的叫着:「喔……喔……阿……哼哼……阿呆……阿呆……真…真行…… 喔……啊阿…………就是这……这样做的……打……打架……就是……这样的…… 喔……啊……阿啊……」

阿呆新奇又兴奋地做着,感觉是完全的新鲜又那么舒服。为什么娘以前不教 呢?娘都同爹打架的,都不教我打的。

「娘,你怎么才教……教我打架……,你都有爹打架,都不……不教我的……」 阿呆也出着粗气问。

「你以……前还……还小……,长大……大了……才…才教你……现…在…… 你大了……娘……娘就教了……教了……你了呀……喔……阿呆……呆……好…… 美……喔……啊阿……啊啊……哦……喔……」

「阿呆……再……用力……用力…………插……插死……我了……喔……啊…… 啊……」

张氏里面酥麻麻,「快……再……快点……用…用力……快……喔……啊喔…… 啊……喔……哼……我……要……要死了……美…美死……死了……」

阿呆快速猛烈的向下抽插着,狠狠的不由自主地猛向下冲。阴茎里传来一阵 舒服的尿意:「娘、娘,我要尿了……我要放……放尿了……」

从腰部传来的颤抖,张氏知道阿呆也同自己一样快泄了。「抱紧……紧娘…… 再用……用力……插……娘,抱紧……喔……喔6啊……啊啊……哼……啊…… 美死了……泄…泄了……喔……阿呆……真……真行……嗯……嗯嗯……哼嗯……」

阿呆也兴奋的叫出口:「好-好舒服……娘……好舒服……」

母子俩紧紧地抱成一团,贴紧了彼此的距离,也贴紧了母子的心灵。

温存了一阵,阿呆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又软了下来了。奇怪的问:「娘,怎么 我的肉肉又软了?」

「傻孩子,打完了架,鸡巴当然也就软了,已经没有力气了嘛。」

阿呆把软的阴茎张氏的淫穴里拖滑了出来,看到了像爹爹一样白白浓浓的尿 了。:「娘,你看,我也放尿了,放像爹爹一样的白尿了,」

「嗯,阿呆,娘没有骗你吧,」

「嗯,娘真好!」

张氏边拿起毛巾擦着身子,一边忙着交代:「阿呆,娘今天教了你打架,可 是,你不能跟人说哦,谁也不能说,不能告诉你爹,你哥哥,你嫂嫂,你妹妹, 都不能说给他们听。」

「好,我听娘的话。」「嗯,阿呆真乖。」

「可是,娘,我的肉肉硬了是不是要放进你的尿尿?」

「是啊。」「那我要是硬了怎么办?」

「那就娘来帮你洗身时,你同娘打架吧。」张氏突然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 既然教会了,在儿子娶亲之前就要对他负责,可不能让他到外面生事。那可就坏 了。张氏突然又记起,忙交代:「还有,娘和你爹打架的时候,你不能来跟娘说 要打架,知道吗?」

「嗯,知道了。」阿呆一听可以找娘打架,高兴得什么都答应了。

「好了,记住了,娘教你打架的事,是你和娘两个人的事。谁也不能跟他说。 现在再洗洗身子吧。」「好,我都不说给别人听。」张氏穿好衣服,继续帮阿呆 洗身。

回到房里,李涛已经等了好久了。「夫人,今天怎么洗了这么久呀?我都等 了好久了。」

「老爷,今天,呆儿实在太脏了,一身都脏漆漆的,让我搓得手都酸了呢。 这孩子真是的,就这么爱玩。」

「由着他去吧。唉,也不知是做了什么孽,生了一个傻儿。」

「好了,老爷。也别怨了,我来帮人洗吧。」……

第二天,张氏又到阿呆房里洗澡了。只见阿呆早早就在那等着了。

「娘,我等你呢。」「乖,阿呆乖。」张氏脱下衣服,想要赤着身子帮阿呆 洗身。没想到阿呆一见张氏裸体,突然下身自觉的挺起,变硬了。

「娘,娘,你看,我不用你的手也会变硬了,我的肉肉。」阿呆忙自己脱下 裤子,露出那条粗、长、大的肉棒来。

「嗯,我的阿呆长大了,会和人打架了。张氏也欣喜的看着这个变化,感到 昨天的教学是真的见效了,也怀念着昨天阿呆带给自己那种美好不同以往的滋味。 虽然自己也感到羞耻,可是,就是会想他。要不也没有一来就脱下衣服帮他洗了。

张氏忙帮阿呆除下上衣…………

快乐的事情又继续进行…………

第三章与姨打架(同窥同战)

「啊,小妹,你来了。」张氏在门口迎接来做客的小妹。这是嫁在邻城一户 富贵人家做傍房的妹妹,两姐妹的感情很好,时常到这里串门做客。

「是啊,姐。我这次要在这里住上几天的哦。要好好的同姐姐你好好聊聊。」 张氏小妹下了马车,高兴的聊了起来。

阿呆从里面走了出来,也高兴的叫道:「姨娘,你又来了,有没有带给我好 吃好玩的?」阿呆最为高兴了,因为每次姨娘一来,都会给他带来许多好吃的和 好玩的东西。「有,姨娘怎么会忘了乖乖的阿呆。瞧,姨娘给你带的东西在那呢。 那一包都是。」

「喔,姨娘对我真好。」阿呆很是高兴的拿起一包东西,快快跑进去了。

「姐姐,阿呆也可真是听话。」「是啊,只是他这个傻,要不,现在早就成 了家了。」「唉,是呀,也不知是什么造化呀。」………

夜里,阿呆吃得太多了,起来去茅厕。回来时,碰到了姨娘。「咦,姨娘, 你也肚子不好吗?」

「嗯,姨娘的肚子不好,要去茅厕。哎,你怎么一个人呀?你不是和姐姐一 起的吗?」「没有了,姨娘,我没有和爹娘一起睡了,我一个人睡觉觉了。」

「呵,阿呆也长大了,会自己睡觉觉了。真乖。」「嗯」「你快回去睡觉吧, 明早点起来了。别在床上赖着不想起来了哦。」

阿呆听话的走向自己的房间。经过爹娘的房间时,里面又好像有奇怪的声音, 像是打架的声音,模模糊湖的不大清楚。阿呆走近前去,把耳朵贴在墙壁。

「啊……喔……啊……老爷……嗯哼…………

里面真的是在打架,爹娘又在打架了。阿呆心里想着。娘说过不能把打架的 事说给别人听。娘也同我打架了。娘也跟爹打架。阿呆突然发起了呆了,不知道 脑袋里闪过什么念头,傻傻呆呆地站着,没有走动。

张氏小妹(就取名张娇了)正好从茅厕里回来,看到阿呆怎么还在那里,没 有回去?感到奇怪。怎么傻傻地站着不动呢?是不是又发了呆犯了傻了?慢慢地 走近前去,拍拍阿呆的肩膀,问:「阿呆,你怎么还在这?怎么没有回去睡觉觉 呢?」

阿呆醒了神,却也突然聪明了进来。「嘘——不能讲话,要不让娘和爹知道 了。」

张娇更奇怪了,爹娘知道什么?「阿呆,爹娘知道什么了?」张娇也小声的 问。

「爹爹和娘在打架,娘告诉我,不能跟别讲的。」阿呆轻轻地说着。

「爹娘在打架?白天不是很好的吗?怎么打架了?」「不是这样的。娘说了, 晚上才和爹爹打架的。」

「晚上才打架?」张娇不禁更加奇怪了。怎么白天好好,晚上打架的呢?问 :「怎么打了?」

「姨娘,你听。这是爹爹和娘打架的声音,一打架就会的。」

张娇一直没有注意。这时一听,果然有声音:「喔……啊……喔……嗯………」

这就是打架的声音?这不是办事时的声音吗?怎么阿呆会认为这是打架呢? 阿呆怎么会知道这事呢?

可是这声音也引着张娇,忍不住想看看姐姐和姐夫是如何做的。要知道,张 娇的丈夫是个有钱人家,在外面风花雪月的,常常在花街柳巷寻花问柳的。回到 家里也没有什么力气了,又要应付几个老婆,弄得是一点性趣都没有,每次都是 草草了局。这不就是闷得慌闷得紧才出来姐姐这里做客的。

张娇用手粘了粘口水,轻轻在壁纸上挖了个洞。把眼珠子凑上去看。没想到 阿呆也照样学样地做了起来,也一样挖了个洞,张着眼睛向里面看。只见:张氏 两脚着地,仰面跨卧在床上,李涛手抓着张氏的腰部,屁股正一翘一翘地上下起 伏。虽年清楚两人交锋的确实情形,但可想而知,里面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两 具白色的肉体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是那么的明白清楚。

一会儿,李涛突然把张氏的两条白腿架在自己的肩膀,双手移到两个丰满的 乳房上挤、捏、或提拿、或按或压,整个身子向前倾斜。屁股也更加用力向下抽 插。

张氏兴奋得一直没有停止呻吟:「喔……喔……啊……啊……喔……舒…舒 服……死了……了……啊……老爷好……好…厉害……啊……喔……要死……死 了……啊……啊……嗯……」

张娇在外头看着里面如此风景,禁不住把自己的手按胸部,也开始揉着,嘴 里也不时伸出舌头舔吸嘴唇。另一支手也不由伸到裤子里,开始磨擦自己的阴部。 轻轻把手指伸进去挖扣起来。

阿呆看到里面打架的情形,自己下身的阴茎也不由自主地迅速起立,站了起 来。把前面搭起了一座帐篷,撑得好高好高,正反映着阿呆那一支大肉棒的意愿。

张娇忘神的看着房间里的艳事,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阿呆的存在。那双手的动 作却是越来越急了,动作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不小心手肘碰到了阿呆的胸部,一 看,忽然惊起阿呆还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这个样子岂不全都被阿呆看在眼里了。 那羞死了。平时正经八百的姨娘竟然做这样的动作。

没想到阿呆一点也没有反映,他也正被爹娘的打架所吸引着,他也正在看着 这个娘一直没有和他做过的打架方式呢。就连被碰到了也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张娇刚想要叫阿呆走的时候,却突然看到阿呆撑着好高的下身。看着这么雄 伟的大家伙,张娇竟一时也忘了该做什么。只是出神的看着,连里面的风流也不 曾回头望。

张娇想着这些年来,自己过的生活虽在别人的眼里是那么的富有,可是,在 她的心里又是怎么的空虚。自己的丈夫是个寻花问柳的行家,常常在外过夜,自 己分到时,那家伙也是软软的地一点力道出没有。每次都望着那条软蛇兴叹,每 回下面都得很是难受。不得已买了个「角先生」(就是如今的假阴茎)实在难以 忍受里拿出来用一用。可是那是冷冷的家伙,是无奈得紧的。要知道女人这年龄 的性欲都很强烈。

阿呆傻傻的,他连这房事都不知道,还以为是打架,如果……如果……只要 能不说出去,就没有人知道了,如果长着这样的大家伙都不用,那多可惜、多浪 费。别人也不可能以为自己会同自己的外甥干这种事情的,而且还是个傻的。只 要自己做得隐密些,就没有人会知道的。至於阿呆,傻傻的,只要自己吩咐他别 跟人说,自己多给他一些好吃的好玩的东西哄哄他,他不说出动的话,别人就不 可能知道了。

张娇心里正在下着一个自己也知道这是多么淫荡的决定。阿呆却是一点也不 知道,他只是在望着里面的情形。他也在想着,想着什么时候爹跟娘才打完架, 然后叫娘同自己打架。他只觉得自己下面的肉肉胀得很是难受。他听娘告诉过他, 鸡巴硬起来的时候就可以叫娘跟他打架。也吩咐过他,娘在同爹爹打架时不能叫, 要被爹爹打的。所以,他只是想着盼着娘快点和爹爹打完架,好和自己打架。下 面胀着真的很难受了。

张娇下定了决心,靠着阿呆的耳边轻轻的说:「阿呆,别看了,跟姨娘到房 里去。姨娘给你好吃的东西。」

「不,我要看打架。」阿呆正想着自己的心事呢。没有和娘打架,肉肉硬硬 的怎么会变没有力气,怎么会软呢,自己真的很难受。

张娇依然哄着:「别看了,阿呆,姨娘的房里有很好吃的东西,姨娘拿给你 吃,我们到姨娘的房里去,好不好?」

「我不,姨娘,我要看爹爹和娘打架。」

张娇发觉阿呆似乎对打架很感兴趣。心中想到一个办法,决定用打架把阿呆 引去。便对阿呆说:「阿呆,你在看打架,不如你和姨娘到姨娘的房里,我们也 像和你爹娘一样的打架,好不好?」

「真的,姨娘和我像爹娘那样打架?」「是啊,别在这里看了,姨娘也和你 打架。不骗阿呆。你乖乖的同姨娘去房里打架好吗?」

「好耶,姨娘,你看,我的肉肉好难受哦。」阿呆说着扯下一段裤子,露出 那条雄伟的大棒出来。张娇高兴的暗地里欢呼,看着阿呆的大家伙,佩服自己不 得了,佩服自己这么聪明。她还以为了阿呆这样只是人的本性。本性就知道要性 交。她轻轻的握了一下阿呆的家伙,那里传出的脉搏和力量,那握着丝毫没有绵 软的硬度,那抖动着跳跃的冲动,心里竟然禁不住酥麻了一下,阴户里也没来由 的流出了淫水。

「那我们就快点到姨娘的房里去了。好不好?」「嗯,好,我去同姨娘打架 罗。」

张娇牵拉起阿呆的裤子,牵着他的手放轻脚步又显得有些急促的拉着他走。

一直房内,张娇就马上把房反锁上,把阿呆拉到床上,开始解开了可的裤子。 她还是以为阿呆不会做这些事情。她知道平常这些是姐姐帮他的。所以也就明白 的快速动手脱下阿呆的裤子、上衣。自己也慌乱的赶快脱掉衣服。

「阿呆,你爬上床去,躺在上面。」张娇唤起阿呆。他以为阿呆只是看了而 已,不可能知道怎样做爱性交,只有自己采取主动来教导他。她首先想到的就是 「倒浇蜡烛」。只有这个方式是可以最明白告诉阿呆的。也是可以是了让自己幸 福快乐的。

阿呆很听话地仰躺在床上,张娇爬了上去,移跨在阿呆的下身,用手握住阿 呆的大肉棒,对准自己流着淫水的穴口,慢慢的坐了下去。她知道,阿呆的家伙 比起家里没用的那家伙足足大了有一倍,冒失的抽进出的话,自己可会受伤。

阿呆静静的躺着不动,张娇把自己的身子缓缓地往下压,从淫穴里抽进去的 家伙实在太大了,把自己的小穴都撑得有些胀痛,可长久以来没有充实过的那种 空虚却完全消失了。取代的是那种胀胀痛痛的舒服。被大肉棒磨擦着自己阴唇阴 壁、那种酥酥麻麻的舒服从未有过。实在无法想像。在这样傻呆的人身上竟长着 这样一根惹人爱的大家伙,「喔……嗯……哼……太棒了……太舒服了……哦……

阿呆的肉棒进入了张娇娇小的阴穴里,虽然也很胀,可是龟头磨擦带给他舒 服感受,也很受用的静静躺着。

张娇慢慢、一寸一寸地往下压坐,终於抵到了穴底,可是手里摸着的阴茎还 在一截在外露着,抵达子宫的感觉带来她一阵麻麻的,从那里传向身体的每一个 地方,迅速的曼延着。「啊……喔

喔…哼……哼嗯………」

她开始轻轻缓慢地上下起伏,磨擦肉棒带给她的快感。同时放开手,牵引着 了阿呆的双手,拉到自己的乳房,按着阿呆的手用力的搓自己的乳房。阿呆也配 合着张娇的行动,张开手指握住两个乳房,受着张娇的牵引,开始推挤姨娘的软 软绵绵的白乳。

「喔……阿呆……喔……真行……再用点……用点力……喔……啊……」张 娇不停地把身子上下起按。两支手也不停地按着阿呆的手捏压乳房。「喔……啊…… 啊……喔……太美了……好久……没有这……这么舒服了……喔……」淫穴里慢 慢地流出淫液。

淫液润滑着大肉棒,穴内的磨擦越来越顺畅了,张娇不自觉的加快了抽动的 速度:「啊……啊…喔……喔……阿呆……你好……好棒……喔……啊……弄得…… 姨娘……姨娘好舒……舒服……啊……喔……喔……

「阿呆,……你把……屁股……屁股向上……翘起……用力……向…向上…… 翘起……啊……对……对对……就这样,……太好……了……啊……喔……翘… 翘起……就是那样……啊……那……那里……用力……用…力……啊……啊喔……」

阿呆听着姨娘的指挥,奋力抬高自己的屁股向上。「啊……快了……啊…… 喔……喔……哼……美……美死……喔……啊……」张娇突然感到一股尿意,要 泄了,她知道自己要泄了,她把身子向前倾斜,手按在阿呆的肩上,迅速加快抽 动,随着肉棒磨擦带来

的强烈刺激,全身迅速紧崩收缩,一股快感油然而起:「喔……啊……啊… 啊…啊…喔……死了……泄……泄了……美……死了……泄了……」

张娇突然身子软软地盖在阿身上,用手抱紧,抱住舒服的安全感。她感到从 未如此的快乐,整个身子好像已经蒸发掉了,没有一丝丝的力气,飘飘地像神仙 一样游着转着。

阿呆只觉得龟头那里好像流出了一些水来,像和娘打架时一样的水,可是那 时和娘一样,阿呆也会喷出白白的尿来的。突然感到姨娘有点不对,怎么不动? 肉肉那里还胀着难受呢,还没有变软,还有力气呢。「姨娘,你怎么不动了?姨 娘。」

张娇酥软的贴着阿呆的身子,惰惰又高兴奋的说:「姨娘泄了。姨娘没有力 气了。」

「姨娘,我的肉肉鸡巴还没有软呀,我还有力气,你看还硬的难受呢。」阿 呆突然翻过身子抽出肉棒,露出生气依然,雄赳赳,昂首挺胸的大家伙。

张娇望着这雄伟的阴茎,舒服的说:『「阿呆,你让姨娘太舒服了,你太厉 害了,阿呆。姨娘好舒服喔。嗯!」张娇感觉到阿呆的肉棒抽出来后的空虚,知 道阿呆还没有泄。「阿呆,你先不要抽出来,放在姨娘下面那里,姨娘刚刚泄了, 姨娘没有力气了,你让姨娘歇会,姨娘再与你打架。好不好?」

「我不要,我要姨娘和我打架,我要打架、要打架嘛。」阿呆发起了呆性了。

张娇麻麻的身子还不想动,可抽去了肉棒之后的感觉太空了,自己也很舍不 得。说:「好、好,姨娘和你打架。你先把姨娘抱到床边,让姨娘的脚着地,像 我们刚刚看见你爹爹和你娘打架那样,你在姨娘的上面做,好不好?」

阿呆高兴的应:「好。」按张娇说的,阿呆把她抱好摆好了位置。又把阴茎 插入了张娇的淫穴里。这可是阿呆的老把式,阿呆得心应手的抽插起来,「喔…… 喔……阿呆……真聪明……喔……啊…看了……就会了……喔……啊……好舒服…… 喔……你让……让姨娘……太……太舒服了……喔……啊……」

# % …………——**(())——+++ )——))(* (——% …………

张娇紧紧抱着阿呆,摸着阿呆喘着气的胸膛,欢喜的说:「阿呆,你真行。 姨娘好高兴哦。你打架好厉害。」

阿呆把头埋在姨娘的两个乳房间,嘴不时的舔着乳头,轻轻地磨着身子。

泄过身后的两人搂在一起温存着刚才的快乐和兴奋、刺激。

一会后,两人离开身子,张娇拿起毛巾擦拭着刚刚少年滚烫的浓精,回想喷 在自己穴底子宫的强烈快感,身子还感觉得到那种酥麻的刺激快乐。浓浓的精液 里是年轻的精血,充满激情和冲劲的青春,那曾经是自己渴求而不得的渴望,却 在阿呆的身上得到了满足。闻着这腥味与阿呆身上的汗味,两者混合的气味让张 娇感到从未如此地满足。

「阿呆,明天姨娘去买好吃的东西给你吃,今晚姨娘和你打架的事情,是阿 呆和姨娘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哦,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明天姨娘去买好多好 吃和好玩的东西给你。好不好?」

「嗯,我知道了。娘也是跟我这样说的。打架的事情是两个人的秘密,不能 告诉别人的。」

「姐姐也这样告诉你的?」

「是啊,娘也是这样说了。是不能告诉别人。」

「那姐姐-你娘告诉你什么了?」

「娘说过,不能告诉别人的,要不爹爹要打我的,娘告诉我的——不能告诉 你。」

张娇心头掠过一个淫秽的念头,忙着追问:「你告诉姨娘,姨娘不告诉别人 的,你娘跟你说了什么?」

「不能告诉你的,不能说的,不能告诉别人的。」

张娇再怎么也问不出来。可是,心里却充满了淫秽的想法:难道说,姐姐也 同我一样,和阿呆性交了?姐姐也这样做了吗?也有这种可能。姐姐平常都在照 料阿呆的生活的。可是,也有可能是阿呆看到刚刚姐姐和姐夫办这种事之后告诉 阿呆不能说给别人知道这件事呀?究竟是怎样的呢?阿呆不说自己怎么也不知道 的。

张娇心里存了这样的猜测。

「阿呆,姨娘和你打架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哦。明天,姨娘再带你去买好吃、 好玩。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

「知道了,姨娘。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可是,我还想姨娘再打架。和姨娘打 架好好玩。」要知道,李涛夫妇两个是比较守礼的人,会的性交方式也只是一两 样。张娇可不同了,丈夫在外面粘花惹草的,在花街柳巷那些地方学了不少花样, 回来也用在张娇的身上,久了张娇也就会了许多的花样。这带给了阿呆很多新鲜 的刺激,觉得好好玩。所以,我们的阿呆还想再的姨娘打架。

「好、好好。姨娘也会再和你打架的。只要你不说和姨娘打架的事,姨娘都 会和你打架的。阿呆乖。」

「嗯,我不说。姨娘一定要和阿呆再打架哦。我们打勾勾。」

「好好,姨娘和你打勾勾。」

——好命的阿呆!

第四章摘花趣事(二嫂嬉性)

阿呆经过了娘和姨娘两个人、特别是姨娘教给了他一些花样,这些花样对於 阿呆以后的性事更有保证,阿呆做这种事情也显得得心应手,游刃有馀了。

「夫人,家里就烦劳你操心了。」李涛交待着一些事情,为出门作了打算。 「这次我和精儿、明儿可能要一两旬时间。(注:一旬为10天),家里的大小 事情,就要靠你把持了。」

「老爷,你放心了。每一次你和精儿明儿出门,不都是我在照看着这个家的 吗。不是也没出什么事情。你就放心好了,老爷。」

「嗯。那好,精儿、明儿,去看看我们叫的马车来的没有?」「是,爹。」 李精和李明应声道。………

「二嫂,人在摘花呀?」阿呆看了看这个漂亮的二嫂。按阿呆的话说,二嫂 真「水」(漂亮)。瓜子脸蛋,粉红的两颊,皮肤好似吹弹可破。两只纤纤玉手, 又柔又白,阿呆看了就喜欢。她自己也很喜欢佻,就是爱佻,时不时的会到家里 这个小小的花园来摘上几朵或戴在头上或放在房间里面。

这二嫂可也喜欢阿呆。因为他虽是呆呆的,却也能体贴人。她还记得刚刚嫁 进来的时候,丈夫常常随着公公外出做些生意,自己对这个家还不熟悉,大嫂对 自己也是爱理不理的,两娌妯还不融洽,婆婆也很少关心自己,和自己差不多岁 数的姑妈对自己也是感到陌生。一到丈夫出门生意时,自己就在房里呆呆的坐, 仅此偶尔到院子走一圈。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自己的寂寞,连丈夫也没有觉察。

可是,就是这个傻呆呆的小叔,时不时的会来看她,也常常来同她说说笑笑 的。虽然对阿呆的话并不是很清楚明白,但有人和自己说说话,整个人也变得很 舒意了。这个自己常常来的小花园,就是阿呆带她来看的。她一看就喜欢上这里 了,每到丈夫出门的时候,她就经常来这里看花赏花,也摘一些回去放在自己的 房间里,或者有时乾脆就戴在头上。

阿呆如今也会在二哥出门的时候找到这里来,彷佛这里成了她们两个人知道 的小秘密了。

「啊,阿呆,你也来了。」

「是的,嫂嫂,」阿呆常常和二嫂说话,也常常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傻事呆事 都告诉二嫂,久了,有时说成了「嫂嫂」,二嫂反而觉得这样叫很不错,也就顺 着阿呆叫了,其实她自己也蛮喜欢了阿呆这样子叫她,让她感到阿呆对自己的一 种亲切。

「嫂嫂,你怎么了?」阿呆看见二嫂望着花丛突然发起了呆了,都不动也不 说了,感到奇怪。

「哦。没有,嫂嫂是看那一朵花好漂亮,好美喔。」二嫂醒过神回话。

「哪里、哪里,也让我看看。让我看看。」阿呆也希望自己看看漂亮的花。

「呐,那呢。」二嫂用手指着那里。有些不甘无奈的说:「那里远了,我手 都够不着,好想把它摘下来戴。可都够不着,算了。」

「那我帮你摘,嫂嫂。」阿呆看了那朵漂亮的玫瑰,回头望望二嫂那种不甘 的神情,心里泛想了一种英雄感。就是想把花摘下来给嫂嫂。他傻傻的没有想过 这玫瑰是有刺的花,走进去可是会给刮伤的。阿呆迈开脚步走上前去摘花。

「不行,阿呆,你会被刺伤的,会流血的啦,阿呆。别去。」二嫂急着喊话。 只见阿呆已经走上前了。二嫂也急得迈上去,要把阿呆拖回来。

「嘶」的几声,阿呆的袖口和裤子都裂了几道口子,皮也给刺破了,流着一 些血。看样子却是没觉到一点痛,没吭一声。

「嘶」的两声,这回却不是阿呆的衣服,心急的二嫂刚走上前,抓住了阿呆 的一只手,自己的下身的衣裙却给带起了两道裂痕,玫瑰的刺刮着大腿,传来的 一阵刺痛忍不住哼了一声。好像也流了血。

只见阿呆已经把花摘了下来,高兴地对二嫂说:「嫂嫂,我摘到了,哪,给 你。」

二嫂把阿呆拉了出来,看着阿呆手里的花,自己又是感动又是心疼的说: 「阿呆,你真是傻,你看你都给刮伤了呀。摘不到,嫂嫂远远看着也是好的。你 真是傻。」

阿呆也傻傻的笑着:「可是,嫂嫂不是喜欢摘下来吗。嫂嫂摘下来戴在头上 会很『水』的。」

「你真的很傻。阿呆。」二嫂看着阿呆身上的几道还流着血的伤痕,心疼的 问:「痛吗?阿呆?」

「不会很痛的,嫂嫂,你不用怕,我自己等会包包就好了。」阿呆好像丝毫 不觉得很痛,「啊,嫂嫂,你怎么也流血了,你看,」阿呆突然看见二嫂的腿上 流着红红的血。

「嫂嫂没事。阿呆,跟嫂嫂去包包,止止血。」二嫂心疼的拉着了阿呆的手 走向自己的房间。阿呆被嫂嫂的手拉着,感觉好舒服,可是也担心问着二嫂的伤 :「嫂嫂,你会痛吧?嫂嫂?」

「嫂嫂跟你一样,不会痛。」

进了房间,二嫂先是要阿呆坐在椅子上,自己忙去找纱布和倒清水。她倒来 一盆清水,准备先帮阿呆清洗血迹。

阿呆早已用嘴唔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吸吮着止血。「阿呆,你那样不好,那 样血会流很多的。」二嫂担心的叫止阿呆的举动。「不会的,娘每次被针刺到、 刮伤也是这样用嘴吸着的,一会儿血就不流了,停下来了。」

「真的?」二嫂有些不信的问。她可是从小到大都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所 以也不知道是不是对。但不管怎样,都要把阿呆身上的血迹都给洗乾净了。要不, 让婆婆知道了,会被骂死的。

二嫂叫阿呆把上衣脱了,只见手肚子里有三道伤口。有两道已经被了阿呆自 己止住了血了。二嫂心疼地用毛巾轻轻擦洗伤口,一边问:「阿呆,痛不痛?告 诉嫂嫂,知道么?」

阿呆只觉得伤口的部位有些刺痛,清水的刺激带来了一点点的痛疼,但却是 没有告诉嫂嫂:「不痛,不会痛。」

清洗好了手,二嫂准备清洗下面的腿伤。可是,腿里好像还有一根刺在里面, 不能脱下裤子,只能把裤子撕裂来。看着刺在阿呆腿里面的那根刺,二嫂有些自 责。早知道就不告诉阿呆,就不会这样子了。「咧」的一声响,裤管裂开到大腿 根部,想了想,二嫂又把整条裤子脱了下来,好方便清洗。

这样,阿呆的四角裤露了出来。中间部位的地方稍稍突出了一点,感觉里头 好大。二嫂却没有留意这些,她只是专心的轻洗着阿阿呆的伤口。可是阿呆却发 现了一道二嫂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伤:「嫂嫂,你的窝窝(液窝)旁边有伤。」

听了阿呆的话,二嫂才知道,刚刚为什么动起来在那里总感觉有些痛。「好 了,嫂嫂知道了。你先别动,让嫂嫂帮你洗乾净。」「嗯。好的。」

二嫂用手轻轻、小心的捏着那根刺,想把它抽出来,一滑手,听到阿呆好似 闷哼了一声,知道刚刚弄得痛了,问:「阿呆,痛吗?告诉嫂嫂。」「不痛,不 痛。」阿呆有起乖巧的说谎。

二嫂失手了一次,便狠下心用力一拔,果真把刺拔了出来,只见伤口的地方 缓缓地流出了血来。二嫂听了阿呆刚刚的话,突然也用嘴贴住伤口吮血。果然, 不一会儿就止了血。阿呆突然间涌起了一阵舒服,这种舒服是在和姨娘打架时一 样的感觉,姨娘那时也是这样,不过不是用吸吮,而是用舔的。跨下轻轻舒服的 抖动了一下。

「啊,都洗乾净了。」二嫂轻轻舒了口气,忘记了自己也是伤口在身。轻轻 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刚刚是有些累了,小心又蹲着,腿都觉得有些许麻了。

「那好,嫂嫂,我来帮你洗了。」阿呆很白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不用、不 用,嫂嫂自己来的行了。」她觉得不该让阿呆做这样的事情。

「我会的,嫂嫂,刚刚我都看了你做了,我也会的。」阿呆很认真的说。

「那好吧。你来帮嫂嫂。」二嫂都觉得有点累了。懒懒的也就让阿呆试试看。

只见阿呆依样画葫芦的,先轻轻扯下嫂嫂的上衣,好清洗窝窝的作伤口。二 嫂也配合着,脱下了上衣,露着一件粉红的肚兜,两个胀胀的乳房撑着,依稀还 可以看见突起的两颗乳头。

阿呆轻轻擦好伤口,放下毛巾,蹲下身子,用双手分别抓住裂缝的两边,像 刚刚二嫂那样用力扯。「咧」的一声,嫂嫂的裤子整个列开,变成两片布。露出 了粉红肚兜下盖着的小小的红亵裤。(今天的内裤)

二嫂被害了一下:「阿呆,你怎么了?阿呆!」以为阿呆想干什么。

「嫂嫂,我用力大了。没有刚刚嫂嫂做的那样好,嫂嫂都没有撕裂了。」阿 呆傻傻的笑了。

二嫂舒了口气。有些好气的向阿呆解释:「刚刚是你的腿上有刺,嫂嫂才那 样做。嫂嫂腿上没有刺,不用这样做。」可是说归说,裤子早也不成裤子了,只 是自己穿着这样见人,总感到有些难为情。还好是阿呆,不会怎么想。要是别人 就羞人了。

二嫂有些难为情的半仰起头来,不敢面对阿呆,怕让阿呆发觉自己内心的羞 涩。

阿呆根本没有想到这些。他只知道要帮嫂嫂清洗乾净腿上的血,就像刚刚嫂 嫂帮他清洗那样。阿呆很轻柔的拭洗着嫂嫂腿部的伤口。二嫂只觉得腿部传来一 种不是很强烈的刺痛,她也像阿呆一样忍住没有叫出声来。

可是过了些许时间,阿呆还在那个地方擦拭,而且自己觉得热热的感觉。二 嫂忙低下头来看,只见伤口的地方并没有止住血,擦洗后反而流出了血了。阿呆 就在那个地方有些不懂的清洗了一次又一次。

二嫂刚想叫阿呆不用了,没想到阿呆却突然把自己的嘴巴堵了上去,吮吸着 想止血。二嫂想到刚刚阿呆的伤口,自己也觉得这样的办法可以,也就由着阿呆 吮吸了。

阿呆吮吸着嫂嫂的伤口,鼻上传来了一种女人的香气,这是女人的体香,阿 呆在姨娘和亲娘的身上,已经对这种体味相当的了解,只是奇怪的是娘和姨娘、 嫂嫂她们的香味都不一样,可是都很香、很舒服的感觉。

阿呆尝试着像和姨娘打架一样,教给他的方法用舌头伸出去舔吸伤口。

二嫂只觉得那里突然间变得很不一样,有一种舒服从那里传到。一种未有过 的奇妙感觉,有些痛、有些麻、还有些酥酥的愉悦。这种新奇的感受自己一直都 不知道,感觉好渴望又新鲜。

阿呆舔吮着伤口,忘记了自己是在帮忙清洗伤口,闻着嫂嫂身上的体香,痴 痴醉醉的舔了起来。二嫂也忘了自己的伤痛,忘了阿呆是在帮自己清洗伤口的血 迹,也忘情地感觉那种奇特的新奇的舒服。

阿呆舔着嫂嫂的大腿,体香刺激着大脑,下身也自然的反映它的存在,悄悄 慢慢的立正,充血膨胀起来。把那条四角的内裤撑得老高的,抖动着它的威风。 阿呆起了性欲,嘴巴不再只舔伤口,开始使用姨娘打架方法,在四周舔吮起来, 舌头突然很灵活的颤抖,挑逗着二嫂的身体。

二嫂只觉得大腿的奇特舒服的感觉越来越是强烈,向四周扩散,散向四肢, 整个身子都有些酥麻了。

丈夫已经已经去了近一旬了。这近十天来,身体的渴求越来越明显。这种奇 特的舒服有别於丈夫的爱抚,但感觉却更是强烈,酥酥地正在迅速挑起身体的性 感。二嫂完全忘记了和阿呆彼此清洗伤口的事情。感觉忘情的享受着阿呆在大腿 带来的舒服。

阿呆没有在原地踏步,他学着姨娘教给他的路子,嘴巴渐渐向大腿的根部转 移,一路追向神秘的三角地带。二嫂清楚的感觉到下身所带来的舒服,灵魂已经 漂荡在欲望的海洋,在翻滚的波涛里迷失了理智的神经。脑中只有舒服的刺激。

阿呆的双手也开始进功,有些笨拙的抚摸着嫂嫂的大腿,用他的手磨擦嫂嫂 带着体香味的肌肤。一直向上蛇行移动,不管的刺激着二嫂的感官,迅速的挑起 二嫂的性欲。下半身突然涌起大范围的快感,二嫂感到一种久别相识的抚摸,是 那么熟悉又陌生。阿呆的双手到达红亵裤掩盖下的三角地带,抚摸突起的神秘树 林,轻轻用手指在那里按了按了,指甲轻轻刮过。强烈的刺激挑动二嫂性感的身 体,羞耻的地方感到一阵的舒麻,涌起了性感,从那里正泛出淫贱的爱液。

阿呆并没有把手停在那里不动,很有策略的转了几圈后,再继续随行向上, 绕过纤细的腰部,转进粉红的肚兜里面,一直向上抚摸肌肤。手指刚触摸到已经 坚挺的、浑圆的乳房,伸手推挤、拿捏一手掌握的双峰。嘴也渐渐向上转移,隔 着亵裤摩噌阴户,用下巴,腮边不停地搓中间的部位。

身体明显响应起阿呆的挑逗。酥麻的舒服充塞着身体的每一部位,手指抵达 乳房的刹那,嘴里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随着阿呆双手在乳房的活动,还有阴 户那儿的摩蹭,令二嫂忘我的轻轻摇动身子,口中开始连续的细声呻吟:「喔…… 喔……哼……嗯……哟……喔」

阿呆一手按搓乳房,一手溜到脖子上,解开肚兜的结,再下随到后腰部,扯 下粉红有的肚兜。两个浑圆的丰乳,全部裸露在空气中,粉红坚挺着的乳头,矗 立。二嫂蛇一样的蠕动身子,底下阴户口明显的骚动,不断的向外流出涓涓的细 流,映着身体越来越渴求的欲望。口中还不时哼声:「喔……喔……」

阿呆不再只执着於下身的舔吮了。嘴巴沿着肚脐吮吸向上到达白嫩的丰满的 乳房。一种难言的舒服跟随着阿呆的移动,向上强烈的曼延:「哦……啊……喔……」 舌头开始自己舔弄嘴唇。阿呆双手环抱着嫂嫂的身子,整个脸蛋埋在嫂嫂的胸前, 舌头在丰满的双峰上不停地圈圈,鼻头摩蹭着乳沟。二嫂靠着椅子开始晃动半后 仰的头,由外到内的性感腐蚀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挑动身子的每一处性感: 「啊……啊……喔……哼……嗯-…………」

阿呆的双手逐渐往下移,用短短的指甲划过背脊,抚摸亵裤下丰腴的屁股, 用力地搓揉。再钻进亵里,用强力的手掌抚摸着浑圆的股肉,一只手在股沟间不 停地用指甲刮。

臀部产生的快感刺激着羞耻的三角地带,阴户流出了更多的淫水,骚骚的夹 杂着香气的腥味,弄湿了亵裤的中央。

阿呆双手半托起嫂嫂的屁股,手指探到股相接的阴沟里,摩搓着。二嫂眯着 眼,鼻里开始呼出哼声:「哼% 哼……% 阿呆半抬起嫂嫂的臀部,探出手来,脱 下嫂嫂的亵裤。嫂嫂整个一丝不挂的裸露在阿呆的面前,神秘三角稀稀的几株很 有生气的树林分散布局,周围已是一片泛滥,涓涓的淫水正从半张着的红蛤口缓 缓不急的流出来。

阿呆突然把头埋进嫂嫂的阴户,一手靠在腰背脊的地方,一手搓挤乳房,用 舌头急速的晃动挑开红色的阴唇,探进深处用舌壁磨擦阴唇。二嫂的神秘地带突 然遭到袭击,一种意外的愉悦快感淹没,双手无意识自然的环绕阿呆的脖子,轻 轻抓着头发,嘴里哼出呻吟:「啊……喔……喔……啊……哼……舒服……真… 好……喔……啊……」

阿呆下身胀肿,撤回双手除下自己的四角短裤,英勇亢奋的「二弟」翘抖, 昂首挺胸,全身爆满青筋,胀得乌黑发亮。阿呆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性欲,用手握 住自己的大家伙,抵住阴户,双手从椅子抱起嫂嫂。二嫂忘我地自然地把双腿夹 在阿呆的腰上,把手环抱阿呆的肩膀。

膨胀的大炮终於驾进了温柔的海港。阿呆感受到龟头摩擦的快感,二嫂阴户 久久的空虚在突然间充塞满,阴壁摩擦传来的舒服,令自己忍不住兴奋:「啊…… 喔……啊……」却在这快感产生的一刹那间,唤醒沉沦的神智:「啊!阿呆…… 不…不能……这样……我是你……你的嫂……嫂嫂

……啊……喔……阿呆……不能这样……不…能呀……阿呆……喔……啊…」

清醒的头脑明显感觉到身体的快乐,可是道德伦理的冲击却一样告诉她绝不 可如此做。那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沦落,那是多么淫秽的事情。可身体又强烈感受 到一种冲破伦理的快感,心里又是急又是舒服、无力、没有气势的喊着:「阿呆…… 嫂嫂不……不能和你……这样的……我…我们不能……啊……啊…不能……这样 做……的……喔……好……好美……喔……阿呆……快……快放我……下来…… 停下……下来……喔

……喔……啊……不能……不能这样……啊啊……喔……」

呻吟中夹杂的喊声,倒像是哀求。阿呆没有哼声,闷不吭声地抱起嫂嫂的身 子,在房间里,用姨娘教的「周游列国」,卯足了腰力,用力向上挺,双手紧紧 抱住嫂嫂的身体,不让嫂嫂用力的挣扎挣脱。

二嫂扭着身子想要挣脱,身体的晃动却配合了阿呆的抽挺,身体的快感更加 的强烈,喊声是越来越少,呻吟却越挣越多:「阿呆……不…不能……啊啊…… 喔……这样……喔……不…不能的……啊喔……哼……嗯……啊……」身体的快 感随着阿呆的挺进愈加地舒服、强烈,很快淹盖了道德的声音,沉迷在性欲的快 乐之中:「啊……舒服……好舒服……啊……喔真…真……舒服……喔喔……阿 呆……真行……啊……太好……了…好……爽……喔喔……哼……啊……」

二嫂不再挣扎,反而扭动屁股,配合阿呆的游走抽插,双手环抱在阿呆的背 脊,把两个乳房贴近阿呆的胸,摩蹭着两个人身子。「喔喔……啊……哼……嗯…… 喔……啊……啊……喔……阿呆……真大……比…比你……哥……还行……喔…… 啊……啊……啊……喔……」

阿呆长又大的鸡巴顶着阴道子宫口,每一下的动作都带给二嫂一次快感的冲 击:「啊……喔……喔……啊……」

「啊……喔……好舒……舒服……喔……啊…啊……喔……太……太舒服…… 了……啊……喔……喔……」二嫂有些疯狂的用力摩擦自己和阿呆的胸膛,嘴里 不停地哼呻着。身体带给的快感把自己飘上天空,在那里荡来荡去。

「喔……啊……啊……喔……」突然涌起一阵的哆嗦,二嫂知道自己快来了, 迅速的扭动自己的身躯,嘴里不自然的叫床:「啊……要…要……来了……喔…… 阿呆……快快……快用……用力顶……顶嫂……嫂嫂……那里……啊……快…快 快……喔……对……用力……用力…对……啊……啊啊……喔……要……泄了…… 泄了……喔……好……爽……舒服……喔……哼……嗯……喔……啊啊啊……啊…… 喔……」

阿呆听着嫂嫂的指挥声,很自然的配合着抽挺,用力的顶。嘴里也开始小喘 着气息,呼出热热的粗气,一边用下巴不时的摩擦嫂嫂的乳房。「哼……哼……

「喔……哦……泄了……泄了…太舒……舒服了……哼……哼哼……嗯……」 二嫂泄过后疲软的身子酥酥的靠在阿呆的身上,手抱着阿呆的肩,被征服后依人 的用脸颊摩噌着阿呆,轻声愉快的说:「阿呆……你真行……哼……真……行……」

「哦,阿呆……你…你还……没有泄……泄……喔……喔……哼……」阿呆 经过一阵的努力,动作放缓了下来,「你还没有……喔……没有……泄呀……哦…… 阿呆……你真行……真…厉害……喔……」二嫂明显感觉到阿呆的在阴茎还在自 己的阴户里胀满。「嫂嫂……嫂…不行……没…力……喔喔……啊……没力了…… 阿呆……喔……哼……抱…抱嫂……嫂嫂…到……喔……到床……床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