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第一部 第5章:西域风情有风情

作者:admin人气:1618来源:




  第五章:西域风情有风情
本章出场人物:
成熟高贵妇人:女,实际年龄47岁,十八岁嫁人,政治婚姻,身份高贵。后面的
章节会解开其身份。
  石逸辰总算明白,今天晚上,算是被林雨欣给狠狠的耍了一把。半点好处没
有捞到,连她的小嘴也没来得及亲一口,这可恶的妞儿就过河拆桥溜之大吉了。
羊肉没吃到,腥味儿弄了一身,那个小白脸刘天峰,估计不会那么简单就放过石
逸辰这个情敌吧?
  小流氓简直哭笑不得,为了今后的人生大计,石逸辰对林雨欣展开猛烈的攻
势,到头来还是两手空空毫无收获。最喜欢的两个姐姐,猫儿早已经「出轨」,
暂时是抢不回来了,而小雨乖乖也不是那么乖,除了两次意外占了点手脚便宜,
隐藏在一对饱满乳房内的心儿,仍旧是没有抓到半分……
  心中难受的小流氓漫无目的的走在昏暗的夜色里,叫嚣的霓虹在身边闪烁,
整个城市的繁华似乎与他没有关系。不知不觉,石逸辰一抬头,发现自己又来到
了失去处男之身的「西域风情」会所门口。石逸辰大惊失色,喃喃自语:哇呀呀,
我怎么又走到了这鬼地方来了?上次的事情,要不是我机警,现在只怕在看守所
等猫儿小雨来看笑话呢……呃,不知道那个叫娟子的妓女如今怎么样了,应该没
事吧?想到自己第一次嫖妓,不但把人家不愿出卖的后道给通了,还害得人家给
警察叔叔抓去,石逸辰又是惭愧又是后悔。
  不如——进去坐坐?
  鬼使神差,石逸辰心里产生这样的声音,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脚步就
不受控制一般朝着西域风情迈步而去。
  有过一次经验,石逸辰再次来到这里,明显的感觉放松多了。不过,这一次,
他可不是来找妓女的!
  独自躲在一个人流稀少的角落里,点上一打子啤酒,石逸辰一边喝着闷酒,
一边想着心事。
  石逸辰想到了猫儿,十八年来相濡以沫的姐姐猫儿,不知被那个王八蛋灌了
迷魂汤,最近居然春心大动,偷偷的背着自己在外面找男人,只是不知道她有没
有把持住最后的一关?可恨呀,猫儿猫儿,你的处女身应该是留给我的,怎么能
够随便找个小白脸就给了结了?
  再想到林雨欣,本来对这个亦师亦姐的大美女,石逸辰时没有什么想法的。
只是刚巧那天意外丧失了处男身,对于女人的身体,不自觉的产生了向往。这位
国色天香美艳动人的老师姐姐,自然就成了石逸辰除了姐姐猫儿外,最大的漪念
对象……石逸辰如今还在怀念着她天使般的脸孔,魔鬼般的身材。无与伦比的完
美酥乳,修长的黑丝袜双腿,还有那处茂密的幽林……
  再想到了总是在自己身边的小美女蒋雯雯,石逸辰内心充满了歉意。这个单
纯痴心的妞儿,对自己的付出实在是太多太多,可惜自己的一颗心早就被猫儿与
最近添加的小雨给勾去,对小蚊子总是不冷不热,没有太多的兴趣与欲望。不过,
石逸辰无可否认,这个小美女,不愧为山城一中的四大校花之一,单说长相与身
材,实在是百里挑一不是盖的。石逸辰没想通,自己平日总是一副小流氓的嘴脸
现与众人,为什么她就偏偏能看上一个「烂人」?
  石逸辰又想到了谭芳,呃……这个清秀文雅的小美女,其实没有什么好想的。
只是,她的爷爷谭平,却是石逸辰暗暗跟从了十一年的师傅。这个老家伙,老则
老矣,只是实在有些为老不尊,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样的龌龊主意,总是想把谭
芳与他凑合到一起……自己为了两个女人,已经很烦了,哪能够再听凭这老不羞
的摆布?
  石逸辰还准备想……
  「哎哟,小帅哥,一个人喝闷酒多无聊呀,不如让姐姐陪你一起喝几杯聊聊
人生?」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嗲嗲之音在背后出现,让石逸辰没法再想下去。
  嗲嗲声音的主人,不顾石逸辰是不是同意,径自走上前,坐在了石逸辰的身
边空位上,两人四目相对。
  「是你!?」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石逸辰万万没有料到,在这里,又一次碰上了前几天
刚刚白嫖过一次的风尘女人娟子。
  见到又是石逸辰,娟子激动不已,一把抓住石逸辰的领口,死死的瞪着他,
本来妩媚得滴水的媚眼,满是难以遏制的怒火,恨声道:「是你这个小王八蛋!
真没看出,你的胆子还不小呀。白白嫖了老娘,害老娘被罚款三千。居然还敢来
这里串门,你当老娘是白给的吗?王八蛋,快给钱!」
  被霸王嫖的苦主抓了个正着,石逸辰窘愧万分,四周又全是看热闹的陌生人,
石逸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这事只怕会成为他一生难以洗刷的污点。
  石逸辰一个劲的点头,压低声音急急的道:「娟姐,快放手,被人看到丢人
就丢大了,你说多少钱,我马上给你。」
  娟子似乎也觉得这样不太好,不甘的松开手,仍旧死死盯住石逸辰,生怕他
又一次飞掉,怀疑的道:「你也知道丢人呀?嫖技不给钱时你就没想过是不是丢
人?算了,这口气老娘忍了!我来给你算,场地费一百,嫖资三百,呃——亲嘴
费五十,破老娘后道费一千,一共是一千四百五十块,老娘看你是个稚儿,零头
就帮你抹去了。一千四,拿来!」
  石逸辰满头大汗,这女人真不是一般的强悍,连亲个嘴都要算钱……连忙拿
出了今天才从银行取出准备给蒋雯雯买香水的五千块,数了十四张大红头递给娟
子,忍不住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刚才不是说被警察罚款三千吗?这钱……不
用我赔呀?」
  娟子见他一个在校少年,竟然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不由得眼睛都瞪红
了,这些钱,足够她洗了就干,干了再洗,洗了在干,如此十来次,只怕也难赚
到五千块呀。正想着是不是该再勾引一下小金主,把他再一次骗上床,突然听到
他的话,不由得咯咯娇笑起来。这个少年,实在是有趣之极,欺骗这样的家伙,
实在是于心不忍。
  「格格,小笨蛋!要是真被抓进去了,老娘独行侠一个,又没有大头罩着,
现在哪能在这里陪你说话?那天的巡警老娘抓过我好几次了,都混得很熟很熟了,
见没有事主,也就放了老娘一马,根本就没有罚过钱。格格,小弟弟,你是在是
单纯的可爱哟!」
  石逸辰心头暗恨,这个狡猾的女人,居然学我家小雨欺骗人感情,是在可恨
之极!不过,自己亏她在先,被她耍了一次,两下就算是扯平了。于是,忍下了
怒气,没有发作。
  娟子用力亲了一口手中的钞票,竟是一把插进了她低开的性感衣服的领口,
一直插到胸衣里面,钞票紧紧的贴着美肉,鼓囊囊的一团。一双媚眼再次泛着水
光般瞅着石逸辰,娇滴滴的道:「石头小弟弟,真没有想到,你这么有钱哦!今
天来这里,是不是又想要开心一下?要不要姐姐再陪你玩一次?」
  石逸辰有点受不了身边骚媚无比的成熟性感女人的勾引,软软的身体悄悄的
在自己身上磨呀磨的,差点就要磨出火来。石逸辰觉得不妙,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连忙摇头道:「哎呀,你别靠这么近,老子会受不了的。今天大爷有事,不是来、
来干那事的……」
  娟子见暗诱不成,干脆就来明惑,自信以她的条件,不怕这个毛头小子不受
诱惑。一把拉住了石逸辰有些冰冷的手掌,拉开衣角将他的手送进去,一把按在
自己那件四分之三杯罩胸衣包裹的一团松软美肉上。嗲声嗲气的道:「受不了就
不要忍嘛!好弟弟,你摸摸看,姐姐这对肉儿好空虚呀,浑身烫得难受。唔唔,
石头弟弟,你就给姐姐好好抓抓,帮姐姐止止痒嘛,大不了,姐姐给你打个八折
再去零头?」
  那就是两百块?石逸辰脑海里一下子不自觉的算出这笔账,口中一个劲的道:
「不行不行,大爷我今天心情不好,没有兴趣。」
  话是如此说,可当石逸辰隔着几乎没有多少阻挡的胸衣,抓住娟子一只大半
露出胸衣外的温软美肉,心中一个激灵,竟是再也没有挪开手的毅力。暗自着急:
惨了惨了,老子的弱点,被这臭婆娘给摸透了!可恶,知道大爷我受不了风骚的
诱惑,偏偏给我来这一套,这可怎么办呀?难不成还要跟她再干一次?唔,奶奶
个腿,这婆娘的这对大奶,揉起来实在过瘾……不行不行,我要坚决抵抗她的诱
惑,不能第二次给猫儿小雨乖乖戴绿帽……可是,老子要忍不住啦……
  娟子料定这样的少年,没有多少定力,碰上她这对自己都着迷骄傲的大奶,
那还不是乖乖束手就擒?娟子的语调越来越充满诱惑,大半个身子几乎都要挤到
小流氓的怀里,紧紧的挨着他的胸胯,不停的摩擦着。
  这一磨,立马就摸出石逸辰的心火来。下面那玩意简直不受控制的开始膨胀、
坚挺,转眼之间,将胯裆顶出一个大大的帐篷,前端还死死的抵在娟子十分柔软
的小腹上,一股股欲念之火蓬勃无比的在小流氓心里燃烧起来。
  「哎呀呀,快住手,这里人多……」
  石逸辰焦急的示弱声,让娟子无比得意,更是娇笑连连,身体摩擦着他敏感
的地方,格格道:「怕什么呀,小弟弟,来这里玩的男人,谁不都是一个样呀?
对了,人家还没有问你呢,上一次,你把人家的后庭花给摘掉了,滋味怎么样呀?」
  石逸辰被熟女无所不至的勾引弄得欲火焚身,脑袋几乎也变得反应迟钝起来,
没有娟子手儿的牵引,自己竟然主动的握住娟子那对大奶狠狠的掐揉着,恨不得
把这对玩意给抓爆才泻火。
  听到娟子的问题,几乎是本能的脱口而出:「呵呵,不错不错,大爷我还是
第一次干那事,竟然干到了你的屁眼、嘿嘿,真是很紧很爽很天真,不过,就是
有点臭臭的!」
  娟子恨不得一个酒瓶子砸到石逸辰脑袋上。心道:你这小王八蛋,老娘都没
有找你算账,你强行破了老娘后庭的处,竟然还好意思说老娘那里臭臭的,你娘
那里不臭么?不过,这番牢骚,自然是不能对小金主发的,娇媚的笑道:「小笨
蛋,姐姐我那天又没有做被你开后面的准备,当然会……有点气味,好了,咱不
说这个。好弟弟,你难道不觉得好热吗?姐姐都热得出汗了哩,不信你来摸摸这
里,是不是出了好多汗?」
  娟子急于要把这次生意拿下,手段频频展开,一边用火热性感的身体诱惑着
小流氓,一边偷偷的伸手抓住他另外一只空在外面的大手,悄悄的牵引至自己的
短裙里……
  石逸辰心火难耐,口干舌燥,感觉到娟子那明显的意图,心里又是紧张又是
激动,不由得砰砰直跳。恍惚间,突然发觉,自己的手在娟子的牵引下,已经深
深的探入她群内腿心里,无声的拔开那件小的不能再小的性感Y字裤的裤边,顺
着浓密杂乱的幽草而下,终于摸到那处又潮又热又软又滑的蜜处,汩汩泄溢的蜜
汁,早已是泛滥成灾……
  这个骚货!石逸辰恨恨不已,更深恨自己受不了这女人的诱惑,那只手掌开
始不听使唤的肆意蹂躏着丰软的嫩肉,食指竟悄悄的插进又暖又滑的蜜道里。
  「你……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石逸辰眼看就要忍不住,说不定下一刻就会
将这个骚货狠狠的压到身下去,极力强忍着无边的欲念,咬牙道。
  娟子无比得意,心想:老娘出马,难道还摆不平你这个愣头青?唔,这小子
的手指好热,弄得老娘都有点想要了!娟子故意发出一声极低的呻吟,嗲嗲的道:
「人家想干什么石头弟弟你还不知道吗?好弟弟,难道你不喜欢姐姐伺候你呀?
嘻嘻,这个时候,还还什么羞嘛……唔,要是你跟姐姐我再去玩一次,玩得姐姐
舒服了,说不定,人家会把自己正在满世界征婚的亲妹妹介绍给你哦。人家那位
亲妹妹呀,那可是长得国色天香,人见人爱,还是一家跨国企业的高层主管哩……
有姐姐我给你介绍,说不定她就会喜欢上你哦,那时候,你想要玩一次双飞,也
不是不可能……」
  石逸辰越摸心火越旺,两只是食髓知味,根本没有那份收手的定力。听到娟
子的话,心中哂笑:要是你真有这样一位妹妹,只怕人家也不会认你,你想骗老
子我没有见识吗?哼哼……不过,要是能够与猫儿小雨玩玩双飞,老子可是愿意
之极……哎呀呀,这么无耻的想法,怎么可能实现?
  娟子见到石逸辰双目突然冒出一股期盼的光芒,以为切中要害,连忙鼓吹道:
「人家可没有骗你,我妹妹今年才二十四岁,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山城之花哦,石
头弟弟心动了吗?不过,想要双飞,现在可不行,要不——咱们再在这里拉一位
出来找一夜情的女人一起玩玩?」
  石逸辰听得唇干舌燥,下面探幽的手掌,早已经湿滑无比,黏黏的别提多刺
激。眼神竟也随着娟子的话,不停的在四周扫射起来。
  片刻后,一位坐在吧台之上,四十岁左右,气质高雅、容貌秀美绝伦的成熟
动人的女人,出现在石逸辰的眼帘,石逸辰一看之下,目光再也没法移开半点。
  莫非,今天真要玩一次双飞?
  唔,今天自己要是真的受了诱惑,沦落成一匹无敌浪荡子弟,猫儿和小雨,
还有可能爱上自己么?
  上——还是不上?石逸辰心里充满了矛盾。
  「呵呵,好弟弟,是不是看上了那边那位大姐?啧啧啧,真不错,姐姐我在
这西域风情里,至少也混了一个多月,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成熟动人的女子,偏
偏看起来还很有气质……石头弟弟,心动了吗?心动了就上去呀!来这里独自喝
酒的女人,十个有八个都是出来找一夜情的。」娟子抓住了石逸辰的心理,一个
劲的鼓动着,还故意扭动几下屁股,让深插在自己蜜道里的那只手指狠狠的在肉
壁上磨动进出,也如石逸辰一般,欲望逐渐升腾起来。
  石逸辰此刻年轻的身体被娟子逗弄得欲火中烧,心痒难耐,什么猫儿雨儿通
通抛到了九霄云外。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身穿一套白色连衣裙的诱人熟妇,只
觉得一股热火升上嗓子眼,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不自觉的点点头。
  娟子暗自欣喜,今天的生意总算是凭自己的本事弄成了一半!一个劲的催促
道:「既然决定了,那还不快点过去?那位美人可是今天在场最动人的一位,你
要不快点行动,说不定就被别人占去了,到时你可别后悔呀!」
  石逸辰心头一急,也不管娟子是不是在激将,连忙从娟子胸前和胯间抽回手
来,狠狠的在娟子的衣服上擦掉手上有些发腻的蜜汁骚水,大步朝着成熟的女人
走去。
  走近一看,石逸辰暗叫我的乖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近处一看,更是
美艳一倍。白色的连衣裙紧裹着没有半点发福的丰腴肉体,露出裙外的皮肤更是
白皙光滑诱人,闪烁的彩灯照射下,隐隐流动着一层浮华的光泽。
  女人长着一副鹅蛋形的脸,一对细长的眸子使得她显出异与寻常女人的高贵
身份。眉儿弯弯,吐上紫色唇膏的嘴唇无比的性感,微微的张这嘴儿,优雅的一
口一口喝着调制好的鸡尾酒,像是发出一声声无息的呼唤。若果不是隐藏在眼角
处一丝难以发现的细小鱼尾纹,暴露出她的实际年龄不会低于三十五岁,只怕会
让人有一种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错觉。
  石逸辰的眼光顺着她脸庞而下,女人胸前一对鼓鼓诱人的乳房,规模竟然比
娟子的奶子还要丰硕一些,坚挺丰腴的程度,更无比娟子那双早被人揉得发软的
奶子能够相匹的。
  女人的腰肢不如少女般纤细,却是丰腴有度,更显魅惑之美。裙子包裹下的
臀部,十分圆挺,将紧窄的连衣裙给撑起两片滚圆丰硕的形状。一双颇有肉感的
腿儿从膝盖处被裙子遮挡,露出一双性感十足的小腿,一双浅紫色的高跟凉鞋,
将她的身形撑托得更加完美。
  石逸辰暗暗着迷。这个成熟动人的女人,简直与自己心中女神猫儿与小雨很
有一比,虽然容貌上比她们差了三分,可是那股成熟而华贵的气质,却完全比猫
儿小雨要高出一筹。
  这样一位女人,明显是有着很显赫的身份,为什么会来到西域风情这种什么
时候皆有可能的地方喝酒?而且看起来还喝了不少,不知有什么样的心事?
  石逸辰露出一个自认为最有风度的微笑,坐到成熟女人的身边,装出淡然询
问的神色道:「这位大姐,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是有什么难言的苦恼吗?
喝闷酒可是对身体不好,大姐姐你这样的身材,实在不应该被破坏了……要不要
我陪你聊聊天,一起喝几杯?」
  不远处的娟子露出诧异的神色,暗道:这小王八蛋,什么时候也能说这般恶
心的话了?还破坏什么身材,我呸,恶心死老娘也!
  成熟女人不屑的瞄了石逸辰一眼,自顾着又喝掉酒杯里最后一口酒,淡淡的
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不是口花花的!表面上风度翩翩老老实实,背地里还
不是一样的恶心?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只要是漂亮女人,就忍不住想要干……
没有想到,就你这还没成年的小鬼,也敢对我动脑筋,呃……」话没说完,一个
刺鼻的酒嗝冲了出来,明显是喝得太多,估计神智也有些模糊了。
  石逸辰心中暗暗不服,老子怎么没成年?都已经十八岁了,也不是处男之身,
凭什么被你看扁?小流氓越想越气,勇气猛然飙升,镇定无比的道:「大姐姐你
说的没错啦!不过,不光是男人喜欢漂亮女人,女人还不是一样喜欢英俊潇洒又
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其实道理都是一样的,就是男女相吸!呃,反正大姐姐你来
这里,也是想找男人玩玩,我也一样是要女人,况且小弟也算是英俊潇洒,大姐
你何不便宜一下小弟?陪小弟去玩玩?」
  娟子实在算是服了石逸辰,这样狗屁不通的话,也好意思理直气壮的说出来?
泡女人泡成这样,实在是给天下男人丢脸。
  谁知,成熟女人半晌没有做声,只是怔怔的看着石逸辰稚嫩英挺的脸出神,
好一会儿,又打了一个酒嗝,突然娇笑一声:「没错!你这小鬼胆量不错!哼哼,
既然老家伙可以背着我去找年轻漂亮的小妞,为什么老娘我就不能找楞小伙玩玩?
小弟弟,扶我起来,老娘和你开房去!」
  啊!?这样就成了?一旁的娟子瞪大了眼,嘴巴都惊得快合不拢了!这个女
人,实在醉得不轻,若是碰上心怀鬼胎的混混,只怕被人轮奸了都不知道呀……
  石逸辰更加激动,实在没想到,就这么两句话就摆平这么一位气质高贵的熟
妇,实在是太意外了。连忙扶住熟妇柔软动人的身体,冲着娟子打了个眼色,再
次朝着曾经去过的住宿部走去,心情别提有多激动。行进间,不是拿身体碰碰熟
妇敏感的部位,也不见她出口反对,小流氓简直高兴坏了。
  娟子在房间前停了下来,诧异的看着石逸辰直接递过来的五张百元钞票,吃
惊的道:「石头弟弟,你这是干嘛?」
  石逸辰可不蠢,性爱方面没有设么经验的他,自知难以一次性满足两位熟透
的女人,双飞的邪恶念头,还是以后再说为妙。呵呵一笑道:「娟子姐姐,实在
是辛苦你了!这五百块是给你的辛苦费,小弟今晚就不用你陪啦。」
  聪颖的娟子立刻眉开眼笑,不用拿身子接客就能赚到五百块,那个做鸡的不
欢喜?更何况她这种自给自足的独行野鸡,不用分给鸡头半毛钱,岂不是更加欢
喜?娟子紧紧将钞票拽在手里,嗲嗲的看了看几乎已经快要醉倒在石逸辰怀里的
美妇,又对石逸辰抛了个媚眼,道:「哎呀,原来还有这样的好事呀!格格格,
谢谢啦,以后记得再来找姐姐玩哦,现在就不打扰弟弟的好事啰。嘿。再见!」
  石逸辰比娟子更加兴奋,胯裆里那一坨简直硬得要爆炸,蛋蛋都憋得隐隐作
痛。打发走了娟子,石逸辰迫不及待的开门,关门,将已经醉的神志不清的美妇
丢在床上。先给自己全身衣服来个大解脱,然后十分猴急的扑在一脸酒醉酡红的
美艳妇人高贵的身体。
  对于性爱,石逸辰只有上次与娟子在酒醉间那短短几分钟的经验,如今脑袋
里还是似懂非懂,一具熟透了的美妇身体就在眼前,小流氓竟一时不知从何处着
手。一双手掌如白天对付林雨欣一般在美妇身上胡乱摸捏一通,将身下美妇的紧
身连衣裙弄得皱褶不堪。
  「哦哦,老公——你这王八蛋,有了老娘这样美丽的老婆,还要到外面花天
酒地,玩小女孩,老娘我那点比不上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你说呀!唔,如
今知道老娘的好了吧,你这混蛋,都快一年多没碰过你老婆的身体了……」
  美妇迷迷糊糊的张开眼,视线模糊看不清身上猴急乱抓乱掐的男人身影,以
为是自己的老公回来了,发出无比娇媚的声音,既幽怨,又哀婉……
  石逸辰暗道:这位熟女美则美矣,就是有点臭屁,男人都是喜欢新鲜的女人,
像大爷我这般动猫儿小雨情有独钟的男人,实在是少之又少,你还有什么好抱怨
的?
  小流氓欺定美妇酒醉神迷神志不清,毫无顾忌的隔衣把捏着美人儿胸前那对
规模傲人丰挺高耸的双乳,心中的兴奋自是不用提。视线随着美妇的身体曲线从
头到脚一寸寸的检视,一寸寸的欣赏起来。总体来说,这个迷人的熟妇,不用脱
衣,小流氓就已经在心里给她打了八十五分。唯一觉得有点突兀的就是,像这般
气质高贵的妇人,居然没有穿上配合她优雅身形与气质的性感丝袜,不得不说是
美中不足。当然,有得必有失,成熟美妇露在外面一双精致白皙的小腿,给了小
流氓无比刺激的视觉冲击。特别是她一双没有半点老茧的玉足,十个趾头上都涂
上了浅紫色的指甲油,分外的刺目。
  石逸辰看得心头痒痒的,也顾不得是不是肮脏,托起其中一只小腿,低头从
下往上开始舔弄。
  美妇的小腿光滑紧致白皙透亮,舌头碰到皮肤,就像是抹上了一层奶油一般,
感觉十分滑腻,稍稍有一点酸酸涩涩的汗味,石逸辰也不以为意。一直从脚背舔
到了熟妇的膝盖处,紧身由于连衣裙过于紧凑,没有办法再往上舔。
  「唔唔,王八蛋,老不死!你、你从哪来学来这样的招式?噢噢,舔得人家
心儿都麻了……唔,老不修,人家突然好兴奋,快点来吧?」迷迷糊糊的美妇,
突然受到异样刺激,发出一声声动人的娇吟,催促着身上的男人,不要做那种无
用的事情。
  石逸辰大为不满女人的表现,心想我舔你的脚,只是为了自己刺激,不嫌你
身上汗味儿就算很对得起你,何必还顾忌你是不是满意?
  不过,这醉得迷糊不清的女人说得没错,是该抓紧点时间,要是干都没来得
及干,又碰上警察巡检,那干脆去跳楼好了。
  石逸辰费力的将体重不轻的丰腴熟妇腰身托起,从下至上将白色紧身连衣裙
给从妇人头上剥掉,现出成熟的妇人美轮美奂的丰腴肉体。石逸辰心头大叫果然
迷人,熟妇就是熟妇,身体比青涩的小女孩要诱人百倍。皮肤经过细心的包养,
简直吹弹可破,丰腴的肉体,摸在手里无比的柔软温润。成熟妇人的胸前胯间包
裹的,是一套代表着神秘性感的黑色内衣内裤。蕾丝花边的胸罩,只是堪堪托住
那对硕大的乳球,露出大半个丰挺的奶子,好不诱人。妇人下身穿的黑色内裤,
也是那种很小布料的蕾丝边类型,将腿心那团鼓鼓肥美的蜜处包裹得无比刺目,
两边各有一簇黑黑的毛儿遮掩不住,探出头来。
  小流氓吞了一口口水,心中大赞这女人的身材,比娟子要强很多。欲望冲击
下,飞快的伸手探到熟妇的背后,将扣松开,一把扯掉多余的胸罩,终于见到了
那对丰硕无比的奶子的全形。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包养,起码有三十五岁以上的她,一对奶子
还是那边白皙有人,没有半点皱纹。尽管是仰躺在床上,这对丰挺的乳房,也不
过只是微微的向两边分开,颤颤巍巍的在空气中晃动,可见其弹力不必少女的胸
脯差半分。
  石逸辰大叫一声:「哇,好姐姐,没想到你的奶子这么好看,真大呀——噢,
居然奶头还这么小巧!」
  小流氓就像是发现的新大陆一般,双手紧紧抓住这对一手难以掌握的丰乳,
左边晃晃,右边晃晃,或者顽皮的朝中间挤压,将软中带硬的两只球形奶子,捏
出各种各样诱人的形状。而无论捏出什么形状,在他松手的那一霎那,双乳又唰
的弹回去,恢复原来的形状。
  成熟的妇人敏感的双乳被无情地玩弄,自然有了不小的反应,只觉得胸部又
酥又麻还微微带点刺痛,这样的感觉,足足一年多没有再体会过,忍不住有些激
动的呻吟道:「噢噢,老不死的,你的手法还是那么厉害呀……难怪将那些小姑
娘们玩得死去活来……呜呜,人家还要,好老公,快点给你老婆的奶子舔一舔呀!」
  被开始发骚的女人错认成自己的老公,石逸辰没有太多的不满,自己上一次
何尝不是把娟子当做了猫儿,还弄出了笑话!听到美妇的要求,正不知下一步该
怎么调情的小流氓,连忙低下头,一口狠狠的咬住其中一只大奶子,只觉得口感
韧韧的,软软的,好不舒服。美妇的乳房似乎被没有多少经验的小流氓咬得有些
过重,一个劲的叫疼。石逸辰连忙撤去少许力道,改咬为吸,只片刻,就将一对
白晃晃的大奶子吸得到处都是乌红乌红的草莓印。
  美妇动人的呻吟,让小流氓更加得意投入,忍不住用舌头舔弄着那粒并不见
得很大的奶头,暗红色的小奶头,在石逸辰的舔弄之下,逐渐的充血勃起,更加
显得紫红刺目,石逸辰觉得有趣又过瘾,又加上了牙齿,轻轻的含咬着两边一样
美艳的乳头。
  「噢噢,老、老公,你的手段怎么与以前不一样啦?唔,好舒服,你咬得人
家水儿都要泛滥啦,好老公,你舒不舒服呀?」成熟美妇被石逸辰挑逗得无比情
动,迷乱的娇吟低呼。
  石逸辰嘴里喊着奶头,没有办法回答,只得从鼻子里发出几声哼哼,表示自
己也很过瘾。
  片刻之后,石逸辰觉得自己已经忍耐不住,不能再继续挑逗下去,在美人儿
微弱的抗议中,轻巧的将她腿间最后一件遮掩的黑色蕾丝内裤给拔了下来。
  哇,这个女人那里的毛儿,怎么那么多?黑压压的一片,杂乱无章的铺在整
个肥突无比的阴阜上,那一片令人心颤的黑色幽林,让石逸辰兴奋得心脏跳动都
加快了一倍。暗想道:怎么大爷我碰到的女人,毛儿一个比一个要丰富?娟子那
里的私毛就已经够多了,这个——多得实在吓人呀!
  兴奋的将无比顺从配合的成熟妇人双腿打开到最大的限度,将女人那处最神
秘幽闭之地暴露在眼前。小流氓暗自咂舌,上一次没有能够好好欣赏到娟子那里
的样子,实在是有点吃亏。这个熟妇的花房,果然十分令人心动。两片肥美凸出
的大阴唇是成熟的褐红色,四周铺满了黑漆漆的杂草,大阴唇中间,妇人的两片
小阴唇又长又软,呈现暗红的颜色,如一朵满是褶皱的花儿一般,上面还密布着
滑腻无比的蜜汁。
  石逸辰首次看见这样的景象,不由得有些痴迷,凑过头去,想要仔细看清楚
一些,不留遗憾。
  熟妇的蜜穴,似乎经过了农夫勤劳的开垦,已经没有少女般的精致紧凑,却
又像是完全熟透的花朵,吸引着采花的男人流连忘返。一粒鲜红如小指头大小的
肉蒂,逐渐从满是褶皱的小阴唇上方探出大半个头来,无比的娇艳诱惑。下方一
道稍稍闭合着的鲜艳肉逢,不时的朝外吐露着芬芳的露珠。一股散发着馥郁微腥
的潮湿气味扑鼻而来,石逸辰从未有体会过这样的味道,只觉得分外能够刺激到
自己的欲望。
  石逸辰心头直呼过瘾,原来女人那玩意,就是这个样子的,实在是太迷人了!
不知道我家猫儿与小雨的蜜穴比起这个女人来如何?唔,不用想,一定要比眼前
的蜜穴还要迷惑老子!
  性欲逐渐攀升的熟妇,等了半天不见男人响动,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哼,焦
急的呻吟着:「唔——老公,好男人,你、你别光是看呀!要不就帮老娘舔一舔,
要不就快点上马,你让人家饥渴了一年多,人家可真是受不了啦,你再不占有人
家,别怪人家以后给你戴绿帽子!」
  石逸辰一阵激动,心里好笑,这婆娘竟然还不知道,马上就真的要给她老公
戴绿帽子了!看她那副骚媚的样子,一定是饥渴得不行吧?不过,老子虽然想给
她舔舔,谁知道她有没有病呀?还是不舔了,要舔大爷我也只舔我家猫儿和小雨
的穴儿。
  成熟妇人开始焦急的朝着身上精壮的少年乱摸乱抓,恨不得将他整个人给塞
到蜜穴里止痒,弄得小流氓好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从妇人热情的纠缠里脱身
出来,连忙跪坐在妇人的双腿之间,胯下那根规模不错的肉棍子无比坚挺的抵在
那道冒着潮气的肉缝上,刚刚触碰上,两人几乎同时打了个寒战,实在是太舒服
了!
  「快、快!好老公,人家想死你了,快来干你的老婆吧,人家要你狠狠的蹂
躏……」
  妈的,既然如此,老子就不和你客气了!石逸辰心头默默回应着成熟妇人的
骚情,心头一阵悸动,腰身一挺,「嗞噗」一声,整根粗长的玩意,狠狠的扎进
了丰腻多汁温暖滑嫩的蜜道里。那股无比美妙的触感,一下子就将小流氓的舒爽
欲望提升到了极致。
  干进去了,终于干到这个无比成熟高贵的女人的蜜穴里了!石逸辰兴奋得几
乎要大声的喊出来,又暖又滑,还微微带着一点吮吸的力道,热情的肉穴不停的
蠕动,欢迎着这根新鲜粗壮的肉棒的造访。小流氓突然觉得肉棍上隐隐有了一股
那股酸酸麻麻的发泄欲念,心头一惊,花了好大的毅力,这才忍耐下去不至崩溃。
  「噢噢,好粗呀……好老公,你。你的肉棒怎么变得这、这么粗长啦?唔,
好爽,差点把人家给、给顶穿啦……快,快点动一动吗,快狠狠的干、干人家
……」泄溢的欲望,终于被完全压制下去,小流氓一阵激动,屁股就像是开足的
马达,无师自通一般疯狂的筛动起来,每一次抽出插进,都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噼噼啪啪」一轮肉体的碰撞之声响起,粗长的肉棍飞速的在温暖多汁的蜜
穴里律动着,发出无比多情淫靡的声响。
  「噢噢噢噢……好,好有力的挺动,喔喔,真、真是太棒了,喔喔,好舒服,
爽、爽上天啦。哦哦哦,天呀,怎、怎么这么快就、就要来啦?噢噢,要、要来
啦,来啦!」旷足了一年多的蜜穴,突然迎来一根大号的肉棒如此猛烈的抽插,
敏感无比的妇人一下子就被送上了天,身体几乎被撞击得发软,无边无际的酥爽
快感袭上心头,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味,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就被小流氓
凶狠的干上了一个莫大的高潮……
  正在狂猛的抽插间,欲念越来越强烈,石逸辰突然发觉身下熟妇的蜜穴里传
来一阵十分有力的蠕动收缩,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花房深处的子宫里激撒而出,全
数浇打在石逸辰粗大的肉棍前端,爽得他猛然一个激灵,差点忍不住就发射出来。
  莫非,这就是女人的高潮来了?从来只有AV与H书上的理论经验的小流氓
暗暗猜测着,看着身下熟妇脸上那种要生要死几乎登上仙境般无比淫浪的神情,
终于自豪般肯定,自己竟然将一个如此高贵的熟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干上了高潮!
  「啊——好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老公——人家爱死你啦,原谅你在
外面惹上那些花花草草……只要你记得经常来安慰一下人家寂寞的身体……噢噢,
老公,你、你还要呀?噢噢噢噢……慢、慢点,麻啦,唔唔,舒、舒服啊……」
高潮刚刚平息的妇人,感恩戴德之际,突然发现下身充实的蜜穴里又传来了无比
强劲的冲撞力,忍不住再次大声呻吟起来。
  石逸辰暗暗留意着成熟妇人的反应,伸手出来,抓住眼前一对晃荡耀眼的丰
硕美乳,狠狠的在手里揉捏着,感觉到身下妇人蜜道里的那股股悸动逐渐减弱,
忍不住欲火的冲击,再一次飞快的抽插起来。
  「噗噗噗」的一次次肉棍与蜜道摩擦发出的声音,刺激着小流氓兴奋无比的
神经,每一次的插入,都是狠狠的一干到底,而抽出的速度又快又狠,堪堪到了
蜜道的肉逢口,这才再次猛然插入,磨得柔嫩的蜜肉翻进翻出,极是诱人。这样
年轻力壮的肉体冲击,哪里是久旷的成熟妇人承受得了的,一轮轮的冲刺下来,
妇人更是被干得高潮迭起,脑袋奋力的左右直晃,浑身香汗淋漓,近歇斯底里般
哀婉迎合,发出无比酥爽近乎哭泣般的低吟……
  石逸辰越干越兴奋,越兴奋越有力,干得也就愈发猛烈,将胯下的成熟妇人,
干得一个劲的浪声哀叫,肉穴里的水儿一汩一汩的往外直冒,几乎泄得快要脱力
一般。
  泄得头昏眼花的成熟妇人,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的老公已经老了,哪
里有能力将自己干得如此般死去活来高潮迭起?唔,阴道里的那根肉棒,比老公
更加的年轻强壮,也更加粗长坚挺……呜呜,我、我这是怎么了?究竟是谁在我
的身体内?
  花容失色的熟妇,突然高声尖叫起来:「喔喔喔,你、你是谁?你……啊啊
啊,你不是我老、老公……噢噢,好舒服。不、不行,你快、快点拔出去呀…
…啊啊,又要泄、泄啦,噢噢噢,不行呀……噢噢,来啦……」
  发现妇人有清醒的征兆,小流氓胆战心惊,更是猛烈无比的进攻,将身下无
力哀鸣的妇人干得阴道都磨得发麻发酥,整个身体无力的扭动着,瞬间又攀上一
个无比猛烈的高峰。
  「啊啊啊——太、太猛啦,受、受不了了,喔喔喔,舒、舒服哦……你、你
这王八蛋,你快停、停下,头好晕……要、要晕啦,欧,又、又来来……」
  又爽又怕又急的成熟妇人,被小流氓这一阵凶狠的操弄,终于忍不住长长一
声哀鸣,阴精飞洒,瞬间脱力般昏睡过去。
  就在此时,石逸辰心头一阵猛烈悸动,腰际猛然一麻,不由得狠狠的挺动几
轮,一声沉沉的低吼,肉棍狠狠的扎进妇人柔韧的花房深处,将全身的欲望猛烈
的激射而出,全数深深的喷射进成熟妇人早已熟透的子宫里。
  实在是太爽了!
  发射掉全身欲望的小流氓,浑身一阵无力,软软的倒在昏睡过去的高贵成熟
妇人身上,内心充满了无比满足的征服欲。
  ……
  这个晚上,小流氓并没有因为射掉之后就完事,而是一等恢复了精力,就将
肉棍毫不留情呃扎进成熟妇人的蜜道里,直到再次射出发软,然后恢复之后,又
一次继续。将早已脱力的可怜妇人给干得昏了又醒,醒来又混,最后一次发射,
妇人更是昏迷后再也没有清醒……
一场简直称得上是强暴蹂躏的激情表演,一直到深夜才戛然而止。
  这一晚的刺激,简直是精彩绝伦,石逸辰实在没有料到,身下这个女人的身
体,竟然能带给自己这么大的享受,简直就是一位极品的女人呀。
  石逸辰勉力从身下昏睡过去神情无比满足的高贵熟女赤裸的身体上爬起来,
隐隐有些意犹未尽。不过,若不趁着这女人熟睡的时候离开,若是等她酒醒了,
只怕更大的麻烦就要来了。
  穿上衣服,石逸辰偷偷的在女人娇柔的容颜上亲了一口,最后看了一眼女人
高贵动人的身体,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房间,关门而去。